<var id="z2cbt"></var>
<var id="z2cbt"><option id="z2cbt"><strong id="z2cbt"></strong></option></var>

    <p id="z2cbt"></p>
    <samp id="z2cbt"></samp>
    <samp id="z2cbt"><em id="z2cbt"></em></samp>
    [致敬三十年 · 布料設備創新篇]從配角到主角、從模仿到超越,布料設備以
    來源:    發布時間: 2017-05-25 10:21   19580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俗話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自1987年舉辦第一屆國際陶瓷工業展覽會開始,到今時今日,歷經三十載春秋之后的建陶裝備技術,早已今非昔比。在燦若煙霞的陶瓷裝備技術創新河流里,布料設備這個最初只是作為壓機附屬物的裝置,到后來演變為獨立配料車,再后來發展為拋光磚生產線上的主要核心設備之一,它的發展歷程與創變過程,也稱得是自帶光環。況且2009-2012年期間,拋光磚在中國市場一統天下地位的奠定,與布料設備的創新變革同樣關系密切,及至今日,噴墨滲花磚的再度盛行、通體大理石瓷磚的產生、干混色料工藝的出現......同樣與布料設備的發展創新密不可分,鑒于此,我們特別將布料設備的創新單列出來,作為“致敬三十年”特別策劃中的一個獨立篇章來著墨梳理。

    回顧三十年來中國陶瓷布料設備的發展歷程,也恰好歷經了一個完整的從萌芽到發展再到成熟鼎盛和逐漸消退的過程。對這個過程進行分解,不難發現,它的演變歷程,精準體現了中國陶機裝備三十年從引進到消化吸收再到改變格局所行進的規律。除此之外,我們更能清晰地看到,隨著裝備技術的發展變革給終端產品市場所帶來的格局變化,二者精準的一致性步調,共同反饋著中國陶瓷三十年創變的力量!

     

    圖為博暉布料設備。

     

    從配角到主角,從引入模仿到破譯國產

    1987年—1997年整整十年,于布料設備而言,是一個漫長的孕育萌芽期,陶瓷布料設備主要是作為進口陶瓷壓機的附屬裝置而存在。“這個階段,陶瓷壓機裝備也主要以進口為主,布料設備則算是壓機的一個自帶配件設施,所以,并沒有專門獨立的布料車。”佛山市賽普飛特機械有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唐君表示,這種配角的狀態前后持續了相當長一段時間,這種附屬設備應當算是最早期的布料設備了。“當時主要進口品牌以薩克米、西蒂等意大利的品牌為主。”

    直到1995年—1998年前后,國外的獨立布料設備才開始逐漸被引入國內,這個時期,國外布料設備主要有兩個方向,一個是多管布料,另一個是微粉布料。廣東博暉機電有限公司董事長梁海果介紹:“1995年前后,我們第一次接觸到的國外獨立布料設備是意大利LB公司的設備。1997年國內開始引入早期的獨立多管布料設備,第一臺是蒙娜麗莎引入的薩克米多管布料設備。1998年國內引入的第一臺布料設備是深圳一家陶瓷企業(該企業現在已不存在)引入的西蒂的微粉布料設備。”

    1997年前后,隨著國外布料設備的引入,國內布料設備也進入了早期的國產化萌芽階段。這個時期的國產化主要是對國外設備的解密和模仿,其中,多管布料和微粉布料的基本概念都來源于模仿,為后期國產布料設備的成熟奠定了基礎。1999年—2000年是國產化的關鍵期,這一時期先后產生了一次多管布料設備和二次布料設備(即微粉布料機)。其中,二次精細化布料的產生,促進了專業布料設備廠的產生和最終布料設備的繁榮。這個時期,誕生了國內第一批料車廠(布料設備生產廠家),格陶、宏陶(后來的博暉機電)、賽科等企業相繼出現。早期國產設備破譯的方向主要有兩方面,一是多管布料的設計,二是二次精細化微粉布料方向。

     

    三大創新,奠定現代化布料設備基石

    如果說2000年前后是布料設備的國產化開端,那么20042006年這個時期在布料設備的歷史上,就是一個創新繁榮期。這一時期先后產生了奠定現代布料設備基礎的重要創新產品,這些創新對布料設備的后續發展起到決定性作用,影響深遠。這一觀點,得到了親歷布料設備發展歷史的佛山市賽普飛特機械有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唐君和廣東博暉機電有限公司總經理梁海果的共同認可。

    首先是誕生于2004-2005年的廣東科達“魔術師”布料機,該產品由科達首創研發生產,創新點主要在于開創了多工位布料的方式,奠定了大型布料設備操作平臺的基礎,其思維模式的創新為行業帶來新的啟發,盡管這款產品科達后來并未持續推廣,但它仍然具有極高的行業意義。

    其次是與“魔術師”幾乎同期出現的“博暉神筆”布料設備,它是皮帶式布料的開創者。皮帶式布料設備開創了大平臺連續布料的方式,為后期布料設備匹配連續式工業化生產、提升布料效率帶來可能性。據悉,這款“神筆”就是后來“神暉”的前身,“神暉”直到今日仍有售賣。

    第三是2005年由東海首創的格柵保真傳送裝置,對布料設備后續的保真傳送起到深遠的影響意義。此外,在2006年曾短暫出現過的玻璃傳動設計,也是當時另一思維領域的創新設計,具有一定意義。

    2004年—2008年這個階段,對于布料設備的發展而言是具有重要影響意義的階段,這階段出現的‘魔術師’大型料車思維、博暉‘神筆’及‘神暉’的大平臺連續布料方式以及東海的‘格柵保真’傳送,為現代化布料設備的產生奠定了基礎。”廣東博暉機電梁海果表示,2008年之后,布料設備的發展基本是在多工位、大平臺和保真輸送這些基礎上進行再創新與提升。布料設備發展至今仍未能跳脫出這三項創新的方向。

     

    品牌陶企研發中心直接參與布料創新

    創新的直接動力來源于市場需求,陶瓷布料設備的創新同樣與陶瓷生產廠家的需求密不可分。實際上,在布料設備的發展歷程里,甚至有部分品牌陶瓷生產廠家的研發中心直接參與并落地一些創新項目。

    2008年,歐神諾研發中心率先推出了“普拉提”瓷磚產品,該產品由分類布料設備生產,開創了分類布料概念。2009年,新明珠與布料設備商共同研發出了垂直布料設備,由這種布料設備生產出來的代表性產品是“明珠玉”。同樣的,2010年,裂紋布料設備的產生,將布料技術推向了一個更為復雜、多樣化的階段。到今時今日,裂紋布料仍然是許多企業仿天然石材而使用的關鍵性布料方式之一。

    梁海果表示,歐神諾研發中心對陶瓷布料工藝的貢獻,主要體現在兩款產品上:其一是“聚晶微粉”將多管布料、二次微粉布料一起應用;其二是“普拉提”產品,開創了分類布料的概念。而新中原研發中心則主要是“線石”和“郁金香”系列,其中“線石”開創了線石這種紋理布料的先河。

     

    布料設備技術成熟助力拋光磚“一統天下”

    2009年—2012年是陶瓷布料設備的鼎盛時期。據統計,在2010年前后,在國內叫得出名的布料設備生產廠家就有十幾家之眾,其中博暉、東海、賽科、科美達、河之舟、高自達、賽普飛特、格陶等品牌繽紛林立,促使了布料設備行業的充分競爭與技術的成熟和發展。

    據悉,這一時期,各種集大成的國產布料設備紛紛出產,滿足陶瓷廠對布料設備的各種需求。同時布料設備經歷了一個從簡單到復雜的發展變革過程,從初期一臺3米長到后來的10多米長,功能則從單一轉為繁復的組合,為拋光磚的花色紋提升起到極大的推動作用。在布料設備的支撐下,滲花、微粉、超微粉、聚晶微粉、超白、立體微粉等主流產品暢銷不衰。

    也正是在這樣技術支持下,拋光磚進入了全盛時代,整個中國陶瓷市場拋光磚的份額攀至巔峰,實現了“天下一片拋”的盛況。當時,一方面由于拋光磚產品適合了中國人對光亮類產品的需求,另一方面由于布料技術的進步和成熟,令拋光磚表面的花色紋理更豐富多彩,滿足了市場的廣泛需求。故此,當時幾乎所有品牌都在熱推拋光磚,業內私拋廠林立。不建窯爐,只建拋光線的廠鱗次櫛比,十分繁盛。拋光磚的江湖地位直線上升,以致任何其他品類都無法匹敵、只能望其項背。這一段拋光磚歷史中濃墨重彩的一筆與布料技術的成熟和發展關系密切。說布料設備技術的成熟從某種層面助力了拋光磚的一統天下、奠定了其絕對的江湖地位亦不為過。

     

    布料設備市場被爭搶,拋光磚市場亦衰落

    回顧歷史,往往可以看到裝備技術與終端產品發展軌跡有著驚人的一致性。2012年—2014年隨著陶瓷數碼噴墨印花技術國產化進程的加劇,陶瓷布料設備的市場份額被爭搶,對應的終端產品格局則是“全拋釉的鼎盛和拋光磚的衰落”。

    同樣作為瓷磚表面花紋生產工藝主要設備的陶瓷布料設備和陶瓷噴墨設備,它們一個服務于無釉磚(拋光磚),一個服務于有釉磚(仿古磚、全拋釉等),無釉磚與有釉磚的市場爭奪戰在2012年—2014年進入白熱化狀態,經過這個階段,二者的歷史地位一度被改寫。

    這一階段,隨著陶瓷數碼噴墨設備的國產化進程加劇,該設備大大提升了釉面磚花色紋理的逼真度并簡化了印花工藝,最終促使了有釉磚的繁榮,從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拋光磚市場的衰退,亦加速了作為拋光磚紋理工藝技術的主要設備布料設備的衰落歷程。全拋釉憑借陶瓷噴墨設備的普及和帶來的花色紋理更逼真、印花工藝更簡單等優勢,迅速蠶食著拋光磚市場,并最終成功撼動拋光磚的市場地位,將原本一統天下的拋光磚逼到了低端工程磚的狹窄領域。這種上下游一直的對應格局,在2015年持續發酵,最終,無論是傳統布料設備還是拋光磚,都一度步入了無力回天的境地。

    好在于布料設備而言,2013年歐神諾滲花拋光磚,以及簡一通體大理石瓷磚的推出,再次將布料設備推上一個新的增長領域。“賽普飛特在噴墨滲花拋光磚及通體大理石瓷磚等新品工藝設備方面,所推出的相匹配的布料設備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亦為布料設備的未來謀求了新的發展方向。”唐君強調。

     

    布料設備與噴墨機從相爭相殺,到相容相生

    前文提到過,2012年—2014年這個時期,我們能清晰看到陶瓷布料設備與陶瓷數碼噴墨印花設備之間的相爭相殺和此消彼長。但是,2010年,國內出現的干粒布料,則為布料機正式跨越有釉磚和無釉磚生產工藝界限,奠定了基礎;亦為陶瓷布料設備與陶瓷數碼噴墨設備從相爭相殺到相容相生奠定了基礎。與此同時,2013年陶瓷噴墨滲花磚的再度盛行,以及通體大理石瓷磚的誕生,為布料設備與數碼噴墨機的相容助推了一大步。

    “未來,我們將在數碼布料領域進行研發。”2014年,某知名瓷磚企業技術部負責人曾在公開場合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了其對布料設備技術未來的開發方向。對此,博暉、賽普飛特等布料設備領域的代表性企業負責人及業內許多人士均表示,將數碼技術引入到布料領域是一個方向,如若能夠實現數碼布料,或者直接進行堆砌性凹凸布料,那么布料設備的未來將更光明。

    2017年,隨著市場對通體大理石瓷磚需求的增加,干法混色亦有望成為布料設備新的發展方向和市場增長點。

    (廣東新之聯展覽服務有限公司供稿)

     

    ■ 相關鏈接  :布料設備的演變歷史

    19981999前后,布料設備是作為壓機的附屬設備出現的。當時的壓機主要依靠進口,薩克米、西蒂、西斯特姆等品牌的壓機均有自帶布料設備。

    1999年—2000年前后,業內出現了更為精細化的二次布料,即微粉布料。二次布料促使了獨立布料設備的產生。

    2000年前后,隨著獨立布料設備的產生,國內逐漸產生了一批國產布料設備生產廠家和品牌。

    2000年—2009年,布料設備進入一個從簡單到復雜的發展并逐漸成熟的時期。

    2009年—2012年,布料設備進入了巔峰時期,也是國內拋光磚市場的鼎盛時期。

    2003年—2004年,聚晶微粉布料設備產生。

    2005年—2006年,雙傳動布料車設計誕生,標志著中國國產布料設備開始超越國外進口設備。

    2005年,科達魔術師布料機的開發應用,帶動了行業布料設備的發展,并從瓷磚花色紋理方面引領了一個全新的品類。

    2008年,分類布料設備產生,由該項技術工藝生產的代表性產品為“普拉提”,盛極一時。

    2009年,出現了垂直布料設備,由這種布料設備生產出來的代表產品是“明珠玉”。

    2010年,裂紋系列的產生,將布料技術推向了一個更為復雜、多樣化的階段。

    2010年,國內出現干粒布料,布料機正式跨越了有釉磚和無釉磚界限,從無釉磚的工藝,跨界到了有釉磚的工藝。

    2012年—2015年,布料設備進入了衰退期。這與國內釉面磚的盛行及陶瓷數碼噴墨設備的普及有一定關聯。

    20122013年左右,噴墨滲花微粉層布料技術的產生,為布料設備的后續發展開辟了新的領域空間。

    2013年,通體布料工藝誕生,干法混色較之之前的坯體著色工藝(漿料中進行混色)而言,更智能、節能、環保,為布料工藝的自動化發展起到極大助力作用。

    上一頁: 金尊玉新一代全真大理石瓷磚閃耀出世